C羅拍了拍楊璞的頭經典一幕出現:曼聯有點臟但跟他們踢太過癮!

yabo BY 2020-07-06 | 分類 默認分類0 個評論

  上世紀80年代,一個叫五島勉的日本人寫了本《恐怖大預言——1999人類大劫難》的書

  就像2012年一樣,當時盛傳世界末日即將來臨。7月“恐怖大王從天而降”,8月“太陽、月亮和九大行星組成十字架,地球剛好處于十字架中心”,洪水地震、瘟疫饑荒、世界大戰和外星人入侵,種種的災難都將使人類無法跨過千禧年。在網絡還不算普及的當時,這樣的言論著實嚇到了很多人,上學的不再寫暑假作業,上班的不再認真工作,在害怕當中還帶著那么一點好奇。

  1998年末,當時還叫關懷的關棟天(京劇演員)通過曼聯的球衣廣告贊助商夏普,把紅魔和申花連在了一起。

  不得不說,他的運氣太好了。半年后,曼聯豪取英超冠軍、足總杯冠軍,在諾坎普舉辦的歐冠決賽上,更是在傷停補時連入2球,留下了絕殺奪冠的神話。

  于是,帶著“三冠王”光環的曼聯在上海引發了一場“紅色風暴”,八萬人體育場座無虛席。那場比賽曼聯2-0取勝,而且進球球員剛好就是兩個月前的絕殺功臣:索爾斯克亞和謝林漢姆。

  借助那場比賽,關棟天賺了790萬的門票收入,正如他多年后捧紅了周立波一樣。

  相較于6年前的“黃袍加身”,2005年夏天的曼聯四大皆空,球隊也處于新老交替的陣痛階段,而且比照幾乎同時訪華的皇馬來說,“星味”淡了很多。

  不過,曼聯一行從抵達到離開都收獲了遠超皇馬的贊譽之聲,與北京國安現代隊的比賽讓球迷感受到了英超強度,反應向來慢半拍的足協也終于抓住了向歐洲豪門學習的機會。

  在整個亞洲行期間,球隊的行程相當緊湊,24日晚間他們才飛抵北京,而與北京現代國安的比賽就安排在2天之后。

  考慮到長途飛行、密集活動和炎熱天氣,其實亞洲行對于歐洲豪門來說都不是一件多么愜意的事情,但曼聯并沒有因此就降低標準。弗格森的要求很明確:“我們要像踢英超聯賽一樣對待這場比賽?!?/p>

  于是在經過一夜的休息之后,25日上午曼聯早早就來到了工人體育場進行訓練,在那里,一場特殊的對抗即將開始。

  前一年就加盟球隊的董方卓,這次跟隨球隊來到了亞洲,之前對陣香港隊的比賽,他打進了自己代表曼聯的第一粒進球,這讓很多的中國曼聯球迷對他充滿了希望。

  在分組對抗時,董方卓恰好與初來乍到的樸智星對位,在邊路的一次對抗中,樸智星棋高一著攜球而去,這一出“中韓對抗”也成為了當天訓練場上最引人注目的一刻。

  一個半小時的訓練,頭頂烈日的曼聯球員的確展現了英超豪門的真實實力,一次次精彩的破門,一下下激烈的對抗,都讓坐在場邊的球迷大呼過癮。

  而更讓他們興奮的是,訓練結束后曼聯球員紛紛來到看臺邊一一滿足球迷們簽名合影的要求,最為熱情的吉格斯甚至直接無視了警戒線的存在。

  午飯過后,曼聯球員兵分幾路,有些人去錄制電視節目,有些人去接受媒體采訪,有些人去參加贊助商活動,待到重新集結時,他們已經來到了城樓下。

  就像姚明所說“外國球員永遠不會理解對于中國人的含義“一樣,曼聯球員也不例外,站在城樓之上,范尼唯一的感受就是:廣場很大,而且人真的很多。

  但是在登上景山山頂的過程中,曼聯球員遇到了很多遠道而來的曼聯球迷。在狹窄的路上,保安攔下了很多人,范尼卻覺得很不滿,因為在他看來,保安過于粗魯了:

  “我要告訴你們,球員其實非常樂意跟隨球隊一起來中國,如果他們不來這里,他們也許一輩子都不知道自己在地球的另一端有多受歡迎!”

  博比-查爾頓在接受媒體采訪時所說的這句話準確地說到了很多曼聯球員的心里。幾乎是只要有機會,不管是在訓練還是活動,曼聯球員總會盡量滿足球迷的要求。

  能拿到簽名的球迷自然是幸運的少數人,對于大多數人來說,他們更想看到一場精彩的比賽,比賽日的當天下午,查爾頓也做出了保證:

  “我真的非常高興看到曼聯能有那么多球迷,而我們也會把最好的曼聯奉獻給中國,今晚的比賽弗格森已經決定派上全部主力,球迷們會看到一場精彩的比賽!”

  當范德薩、費迪南德、加里-內維爾、斯科爾斯、魯尼和范尼都站在球場上時,這足以證明了弗格森的確把這場比賽當作了一場英超比賽。

  主教練一絲不茍,手下的球員自然不敢松懈。上半場的曼聯展現了自己作為歐洲豪門的應有實力,然而在北京現代國安的防守下,魯尼、范尼和阿蘭-史密斯都沒能覓得良機,反倒是在上半場臨近結束的時候,斯科爾斯幫助球隊打開了勝利之門。

  第41分鐘,魯尼左路帶球突破到中路,再分到右路進攻,弗萊徹右路得球后,左腳一記斜傳球到禁區內,斯科爾斯點球處背身,甩頭攻門,1-0!

  第44分鐘,曼聯后場得球后快速進攻到前場,加里-內維爾右路傳球到禁區內,范尼將球凌空傳給了剛好到了前場的斯科爾斯腳下,后者右腳輕松一墊,2-0!

  就在場上球員奮力拼搏的時候,當時還是年輕才俊的C羅已經在助理教練的帶領下開始了熱身,在中場休息結束之后,C羅也登場了。

  剛剛開場2分鐘,C羅就在右路運用自己嫻熟的技術連過兩人,送上了一記落點極佳的傳中,拍馬趕到的樸智星在后點將球頂進,3-0!

  此后雙方再無建樹,比分也停留在了3-0上,認真對待比賽的曼聯沒費多少力氣,便輕松獲得了這場比賽的勝利。

  就在幾天前,就在同樣的這片球場上,北京現代國安2-3惜敗皇家馬德里,那場比賽的過程讓北京現代國安的球員收獲了極強的自信,然而在本場比賽,曼聯并沒有給他們多少機會,再加上英超球隊慣有的身體對抗習慣,在這些因素一點一點地累積之下,比賽中也出現了一些不和諧的時刻。

  下半場第53分鐘,魯尼在逼搶楊璞時與他出現了一些多余的肢體動作,裁判解決完雙方的爭端,在大家各自回到防守位置的時候,C羅拍了一下楊璞的頭,于是便有了這樣經典的一幕。

  由于是友誼賽的性質,當值主裁孫葆潔也只能用黃牌不斷警告雙方球員,但這對于已經上頭的雙方根本無濟于事,于是在66分鐘,張帥對范尼使出飛鏟的時候,雙方的矛盾徹底激化。

  起身的范尼狠狠地推了一把張帥,后者也向荷蘭前鋒伸出了中指,雙方球員很快亂作一團,隨著雙方教練不斷更換球員,沖突也逐漸平息了下來。

  從某種角度來說,這些多余的動作雖然沒有必要,但雙方每球必爭的拼搏精神也讓現場觀眾值回了票價。

  “隊員對比賽很投入,難免會出現一些身體接觸,這是很正常的情況,并沒有其他意思?!?/p>

  雖然兩支球隊拼得都很兇,但沈祥福覺得自己的球隊收獲了很多,這也使他不惜得罪皇馬的球迷,將兩支球隊進行了比較:

  “這兩個對手都非常值得我們學習,他們都是世界上最偉大的球隊之一,但是相比起來曼聯更值得我們敬佩。因為曼聯對待比賽的認真態度及其整體作風,包括他們的拼搏精神都是令我非常感動的,這樣的豪門球隊能夠在一場友誼賽中發揮出這樣的水平,發揮出這樣的拼搏精神,讓我們非常感動?!?/p>

  “英超的水平確實高超,我們就是需要通過比賽學習他們的技戰術,但是范尼這種粗野的作風,實在是和曼聯這樣偉大的俱樂部太不相稱了。有本事針對球,不能對人,裁判都吹了犯規了,他竟然還肆無忌憚地追打張帥,他以為這是在英國還是荷蘭?這樣踢球有辱他們的名聲?!?/p>

  然而一邊罵著,國安球員也毫不掩飾對曼聯的欣賞,在比賽中和C羅有過沖突的楊璞就說:

  “雖然他們球踢得臟了點,但這種整體打法簡直像教科書一樣,真好,太過癮了!”

  “人家曼聯是認真對待我們,全身心對待比賽,這樣的友誼賽才真正有價值。相對而言皇馬就顯得太不在意了,完全是應付了事?!?/p>

  陶偉的這一番話,其實說明了很多。在比賽中,雖然雙方踢得火氣都很大,但尤其是對黃博文這樣的小將來說,真是學到了很多的東西。

  接受采訪時,博比-查爾頓很不愿意回答和皇馬相比的問題,但兩家豪門前后腳到訪北京,不可避免地就要被拿來分個高下。

  旅途勞頓的皇馬在北京實在提不起精神,于是在草草參加了大量贊助商活動之后,已經無暇照顧球迷和媒體的心情,一切都變成了走過場。

  而曼聯在北京的行程就輕松了許多,他們在3天里只參加了一場奧迪的贊助活動,其余的大部分時間都用來在北京游玩、接受媒體采訪、參加電視節目,甚至還抽空參加了一場由聯合國兒童基金會所舉辦的公益活動。

  對手滿意、球迷開心,媒體也得到了大量的采訪素材,這讓曼聯在中國贏得了大量的贊譽之聲。

  實際上,就此說曼聯有多么親民、皇馬有多么傲慢也不然,畢竟他們大老遠來到亞洲都是為了賺錢,而差距背后體現的其實是主辦方的水平問題。

  運作皇馬來華的北京高德體育文化公司直接照搬了2年前的做法,向贊助商收錢、向球迷收錢、向媒體收錢,想盡各種辦法收回自己的成本,這使得皇馬的行程被塞得滿滿當當,搞得客戶、球迷和俱樂部都不夠愉快。

  而運作曼聯亞洲行的IMG公司則是老牌的世界文化體育巨頭,他們用出售比賽的轉播權來收回成本,從而給曼聯營造了一個輕松的環境,媒體和球迷也就順勢獲得了很多的互動機會。

  同樣是在工體的新聞大廳,兩家公司的做法就說明了很多問題:與皇馬一戰的新聞發布會結束之后,工作人員立刻關燈,收拾場地,無處容身的記者們只好蜷縮在角落里完成發稿,而IMG公司不僅準備了舒適的桌椅,提供了礦泉水,還專門拉了多條網線,工作人員一直等到記者離場才開始打掃現場。

  2003年皇馬訪華時,足協就像被蒙在了鼓里一樣,甚至還要媒體來提醒他們組織年輕教練觀摩皇馬訓練。

  2年后,足協終于抓住了機會。25日晚上,南勇、謝亞龍、主管商務開發的足協副主席薛立以及中超俱樂部的代表們來到曼聯下榻的嘉里中心酒店,特意向曼聯首席執行官大衛-吉爾和推廣部經理霍普請教關于商務開發和市場運作的問題。

  一個多小時的時間,讓與會的代表們都意猶未盡,“學得太少”,很多人都覺得“老師”沒有講得太深,但是,“老師”所提及的“培養自己的球迷,讓球迷對俱樂部滿意”其實就是最大的學問。

  離開酒店時,謝亞龍依然在遺憾于時間的飛快流逝,而至于這一個小時的內容影響了足協之后的多少決策,就更說不上了。

  然而,足協至少把握住了學習的機會,這一點就足以讓當時很多的中國球迷感到欣慰了。

  在與曼聯官員的交流中,四川冠城的代表特意咨詢了關于賭球的問題,大衛-吉爾表示這的確是個非常棘手的問題,在英國也存在。后來的故事我們都很清楚,南勇和謝亞龍5年后在反賭掃黑中落馬。根據他倆的交代,在2005年之前,他倆就已經開始收錢了。

  這幾乎是當晚大部分與會代表的共同感覺,從某種角度來說,他們也沒說錯。中英兩國同樣存在賭球問題,但當時誰能想到中國足球的領導們都是“假賭黑“的參與者呢?

  球迷們總是戲稱足球和中國足球從來都不能畫上等號,即便不討論賭球,兩者之間的差距都如同云泥之別,時任遼足副總尹志強就舉了一個很好的例子:

  “曼聯認為電視轉播是俱樂部很重要的一筆收入,但在目前階段的中國市場,電視轉播根本無法成為俱樂部的主要收入,像遼足這樣的中小俱樂部,甚至還要交給地方電視臺一筆轉播費?!?/p>

標簽: C羅
1800纪元赚钱 手机股票app合集 融盛在线 __o杨方配资 河内5分彩是官方开奖吗网址 大丰收配资 贵州十一选五遗漏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详情 炒股配资网站 广东快乐10分钟开 30选5今天基夲走势图 今日股票推荐